风紫吋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ò ∀ ó。)

哈哈哈哈= ̄ω ̄=山东青岛走起= ̄ω ̄=

  撒花!看起来很不错,期待= ̄ω ̄=。

嘿= ̄ω ̄=1.

   突然想 对自己说的一些话。

   ——因为无畏,当可勇往直前。

  生而为人,在世上你比很多生命幸运千万倍。

   不要害怕你会变得不一样甚至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你想做什么,需有在行动前的几秒甚至一瞬中的思考,无需多,只要你思考,并可以为你行动的后果负责

    别老抱怨,你过了那个年纪也已经没了心力。

   会感到疲惫是很正常的事。

    随波逐流并不可怕,只要你明白并为之思考过,你就不会被打败。

    并没有什么可以永久的打败你,但也不要老抱希望。

   

【伞修】梦间集(一发完结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什么玩意儿系列)


   *ooc
    *文笔差,文风成迷
   *真的努力在写甜的但是文笔有限(哭)勿嫌弃 @Jovanna
    *什么梗。。。?不知道哎
    *手机排版废= ̄ω ̄=

  1.
 
   叶修又在做梦了。
  
  很不舒服,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能够感知此时身处的场景,但真的很不舒服。
  看不太清周围的事物,他‘感到’身体很沉,尤其是精神时不时仿佛受到重击,有时候猛的恍惚一下以为自己醒了,本能挣扎着睁开眼,却感到意识又开始模糊,归到梦里。
  但最让他觉得不舒服的,是这个梦的内容。他在吵嚷的人群中冲出一条歪歪扭扭的路,尽头入眼一片血红。
  他看到其实没那么多但在苏沐秋那件洗的发白天气变冷特地披上的浅色大衣上几片几片新鲜的血迹,红的令人心悸。有些不太棱角分明的场景把不大的红慢慢晕成一大片。
  以至于在半夜叶修猛的醒来,几乎被心脏猛烈不安的跳动以及一瞬间或者说从梦中顺出的惊慌,闷到窒息。
  “怎么了?”起来上厕所的苏沐秋看到呆呆的坐着的叶修,在他问话后投来仓皇的目光。
   那个目光令脑袋不是特别清楚的苏沐秋一瞬间清醒了。他快步向单人床走去,摸到掖在床头的灯绳拉开,但叶修已经动作不是很小的扯开里侧的被子把自己挪了进去,留出外侧不小的地方。苏沐秋爬上床拍了拍叶修没有得到回应的时候确定他是做了噩梦突然醒来但没有意识,于是他慢悠悠的在外侧卷起叶修刚刚盖的床单沉沉睡去。
  有点潮。这是苏沐秋躺在叶修的位置睡着前模模糊糊的想法。
  他没有拉灯,浪费了当时叶修偶尔拿到的早餐——五毛的早早沿街叫卖的一个八宝粥价钱的五分之一。他还没有穷到付不起这点电费,但这样的状况的确很少有。

  2.

    要签约了。
   这个念头有了好长时间,叶修和苏沐秋把快一年的时间用在了荣耀上,而荣耀这个游戏也算在众多类型的游戏中小有建树,开始有了联赛,奖金虽然不多,但相比之下还算可以,而且运行比较稳定,于是在经过二人多次思考加讨论下,已经准备和网吧嘉世的老板陶轩一起组个战队,打比赛,赢奖金。陶轩人不错,当时也是仔细思考后一咬牙拍板,安排各项,筹集资金——他也是在赌,他们也是在赌,只不过是在成功可能性比失败大了一些的基础上。
    毕竟还年轻。而且,荣耀这个游戏,对他们吸引力也足够大,叶修和苏沐秋也相信,荣耀以后会吸引更多热爱它的人投身其中,它的能力也会被充分发掘。
    队友现在定好的只有气冲云水和另两个技术不错的玩家,等真正谈好后就会来集合。毕竟你只是要组战队,而战队又不是只有你一个,有了战队不一定意味着要成功,同时意味着有可能像以前很火的一个游戏,本来运行的也不错,但一段时间后突然闭服。那那些已经组建好战队,在这个游戏中花大把时间磨练技术希望能闯出一片天地的人们怎么办?成了笑话,还是选择别的游戏抑或者。。。怎么办?所以,主要还是要靠自己,还有一点点运气,索性荣耀前景不错,苏沐秋也从中找到了许多商机和乐趣,下了如此决定,并为之努力。
   陶轩和苏沐秋叶修在离网吧和他们家不远的街边搓了一顿——当然,还带着苏沐橙。本来说要去小饭店,但叶修拍了拍苏沐秋肩膀,“不用这么麻烦,”他笑着对陶轩说,“陶哥的心意我们领了,正好我和沐秋今天本来打算带沐橙来吃小吃,一起吧。”于是四个人便在秋季街边的棚棚下吃了个痛快,期间夹杂着苏沐秋和陶轩针对战队的讨论,以及各种夹菜加菜,但今晚他们都吃的很开心,街边不知道何时亮起的暖色的路灯照亮夜晚,少年们的热血与精神也在慢慢,悄然沸腾。
   我们还年轻,还年少,毕竟人生的路,还有很长很长。
   叶修在吃完后回家的路上落后背着睡着的丫头的苏沐秋半步,盯着他的背影,眼神晦涩不明。
  “走了。”苏沐秋突然停下,他习惯了身边有叶修。
  “...嗯。”他快步赶上,走着走着突然扭头,偏向苏沐秋,“沐秋,”他的眸子黑亮,“我遇见你,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很开心啊,所以。。。
   所以什么?他突然有些茫然。在不断用精神与记忆会见那个梦境的时候,在不断和耀眼、终将不断闪光的苏沐秋相处的时候,他心里突然有些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又有些令心口发烫的由衷的幸福,偏偏他又是一个不爱刻意表达心理的人。
   那就先什么都不要想了吧,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3.

    叶修今天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苏沐秋和往常一样,在不忙的时候时不时瞄几眼叶修电脑的屏幕,但今天,苏沐秋却从中,从叶修的态度与操作中感到了不同。叶修热爱这个游戏不比任何人少,而且天天与之相伴,微小的心绪不经意表现在游戏中,便被苏沐秋察觉到了。
  “嗯...”苏沐秋不经意皱起眉头。他知道叶修这个人在某些方面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随意与镇定,因此,他突然不想直接去问叶修他这段时间怎么了。人还是那个人,该怎么相处还是怎么相处,他从未刻意揣摩过叶修的心理与他对叶修的态度怎么怎么样,此时也一样就好了啊。
   但他有些心绪不宁。
  “呦,”叶修有些漫不经心的偏过头冲苏沐秋笑笑,而苏沐秋此时才有些愣怔的把无意识转移到叶修与叶修手上的视线收回。
   “...怎么了?”还特别蠢的冲叶修发问。
   “没怎么,只是突然想回家了。”叶修已经把账号卡拔出,从有些硬的大椅子中抽身,笃定苏沐秋会和他一起走般的起身站到已经开始退出游戏的苏沐秋身后,在苏沐秋看不到的地方嗅着有些刺鼻的烟味眯了眯眼。
   快了。他走到门口,在秋末的冷风扑面时微微发抖。
   他们并肩走回去,平时恨不得天天粘在网吧,此时大中午就回去,却是罕见。
   但他们都没说什么。苏沐秋默默的把自己与叶修的距离拉近,却在下一瞬发现叶修在做和自己一样的事。
   叶修突然拉住了他。叶修有些冰凉的手心微微潮湿,苏沐秋几乎是瞬间就去看叶修的脸色是不是比平时难看许多。
  但没有成功,叶修把自己埋在了苏沐秋怀里,苏沐秋的身体也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在叶修凑过来的时候立马把人抱紧。
   叶修的身体很温暖,苏沐秋的心也是。
   “沐秋,我说过吧,我...”剩下的几个字苏沐秋没听太清,这时他才发现,他们在一条马路旁,身旁一辆车呼啸而过。
   “什么?”他搂着叶修往街边小路走去,“你刚刚说什么?”心底其实有些激动。“哈...”叶修好像笑了一声,把苏沐秋抱的更紧,抬起头,明亮而带着柔软的目光让比他高出半个头的未成年心跳不已,“所以,可以陪我一辈子吗?要一百年的那种。”眉眼弯弯。
   “可以,”被他询问的少年答道,坚定而甜蜜,“当然可以。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我们要一起走完呀。”

  4.

  他们还年轻,即使不再年轻,也要相信,人生的路还有很长很长。时光的叙述勾勒出他们交织的轨迹,可以一起来期盼明天。

  ☞“所以你们很久以前就开始了?没羞没臊啊你们!!”黄少天鄙视,但是没有用。他也知道,但仍坚持不懈的鄙视他认为应该鄙视的某人,“没羞没臊,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们这对狗男男一双打败,下一次冠军一定是我们蓝雨的!本剑圣那么厉害加上我们最最厉害的队长你们就等着瞧吧.....”
   “。。。”有些无奈的看着坐在他们嘉世休息室仍大放厥词的某人,叶修靠在苏沐秋身上惊讶的说:“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个错觉啊少天?”
    “...我靠老叶!你这个....”
     看着有些炸毛的黄少天,叶修表示没什么想法。
    “要回去吗,”苏沐秋看着大有躺在他身上不走的爱人挑了挑眉,“需要我抱你?”“.....”有些无语,“不用!”

   (给自己加戏)嗯。。。。其实有很多废话(本人也喜欢说),而且我写东西从来不写草稿,写的不是太满意,剧情不好接不上(重点),题目没用文风很土,反正很难看就是了。。。有很多地方交待不清楚,中间心血来潮又加戏。。。抱歉啦(*/ω\*)写不出好东西⊙﹏⊙

  PS我真的努力在写甜文看出来没!!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甜很甜了= ̄ω ̄=
 
期待有人评论其实(☆_☆)
  
  
  
 
 

50粉了好久之前已经。。。

呃,很抱歉,50粉已经过了很久很久。。谢谢关注我的人。虽然没多少人想看。。。有人要点梗吗?我会努力写的,伞修喻黄都可以(?),无cp也可以。。。原耽短篇也好。。或者可以指定文风,我都可以写(?)。。。QAQ好害怕,要是没人我就放个短篇啦↖(^ω^)↗

啊啊

我想学画画。。。毕竟手废(远目)

突然觉得自己像只瓶子。

【伞修】啦啦啦嘿= ̄ω ̄=

  *各种小段子
  *放飞自我
  *文笔差
  *有生之年
  *在很努力的学习傻白甜,虽然文风不允许\(≧▽≦)/

1.ABO

  叶修是个omega,是个16岁性别分化不到两天就被人完全标记的omega。

  他的信息素的味道是玫瑰——姑且被当时的叶修和他的alpha这么定义,标记完之后早他半年分化的苏沐秋抱着他舔咬着他的后颈,浓浓的寒梅味包围着一动也不想动的叶修和眼睛还放光的苏沐秋,那是苏沐秋的味道,带着些许侵略的意味染满叶修全身。

  “哎,你说,这么早标记,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损伤吗?”苏沐秋忧心忡忡的在厨房把手下的土豆翻来覆去,外边沙发上瘫着的叶修在心里难得翻了个白眼,爽完了才想到啊?不过他不敢让苏沐秋担心,也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明了,“没事没事,你忙你的。。。”说着打了个哈欠,疲累的身体窝在小小的沙发上,意识渐渐在不断的翻炒声中沉寂。

  其实想想,刚刚分化的omega有了自己信息素,还没完全扩散成长,就被人在身体,在血液中注入属于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的alpha的信息素,霸道而直接的绑定——怎么不可能造成影响?

  于是,在接下来的人生中,被誉为‘最闪夫妇’的苏叶中叶修的信息素永远的变成了玫瑰中混杂着淡淡的寒梅的味道——反正都是花,叶修曾乐滋滋(?)的想,倒也不赖嘛。叶修窝在苏沐秋怀里,令人安心的味道无论何时都缭绕身旁,久久不散。

  时间原因。。。高估我自己了。。私设如山!!!瞎写勿细究❤

 

【伞修】惯性

   *小片段
   *ooc
   *自我放飞,文风不正
   *从来没有存稿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我
   *手残手机打字排版伤不起
   *心情不好的粗滥产物,不可细究

    人的思维都有一个惯性。
    就好比你写字写着写着突然忘记这个词语中的另一个字怎么写或者下一句诗是什么,你会无意识让思维处在一个比较轻松的状态,稍稍放空自己,依靠着记忆的惯性,读出写出你想写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你会不自觉的感到一丝恐慌并加速这个浅层思考的过程——你害怕你仔细思考后弄丢答案,害怕稍一绷紧神经后变得模糊的你不想忘记的感觉和记忆,所以你下意识去诱发你的瞬间的思维的记忆惯性却不想仔细回味这个不太糟糕的感觉。
 
  自欺欺人。叶修有些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并不是太想去思考为什么半夜失眠,想到这么个东西。
  他和苏沐秋睡的是苏沐秋的单人床——叶修抢占了原本属于苏沐秋放置杂物的地方,现在睡在单人床外侧,床边架放的木板被支起,床侧比里面高处几公分,所以不用担心睡着睡着掉下去,反而会不自觉向里滚去。
 
  现在是夏初,稍稍带些柔意的凉风从一掌宽的窗缝飘入,今天晚上并没有月亮,屋子里黑漆漆,小床却因为临近安着透明玻璃的大窗而比周围明亮些许,叶修和熟睡的苏沐秋肌肤相贴,整个人好似趴在苏沐秋怀里——床上地方小,一翻身就会这样。

  苏沐秋。

  叶修被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包围,并没有感到不适,他微微仰头,看着这个相识快一年的好友,虽然只能看到下巴,但叶修可以在脑海中清晰的勾画出好友清秀的面容。
 
  苏沐秋。

  叶修被睡梦中的苏沐秋无意识揽住,他感觉到他暗恋的好友胸腔中有力的跳动,叶修轻轻动了动,缓缓在别人怀中闭上了眼。

  满脑子都是苏沐秋,现在。而平时无论做什么,脑海中也仿佛永远充斥着苏沐秋的痕迹与气息,缭绕不散。在某一次翻看沐橙课本时,小女孩夹在书中的一张纸上写着『众里寻他千百度』,叶修看着眼熟,脑海中下意识滑出的画面是不久前苏沐秋在停电的黑黑的屋子门口给了刚刚接回沐橙的叶修一个微笑的画面。
 
  噗,他突然有些不想去考虑原句子。

  哎。叶修垂下眼睑,感到有些心慌。
  苏沐秋入侵了他的人生,他在思考任何事时都会闪过苏沐秋或他们相处的片段,叶修觉得自己可能得了不轻的病。这也是惯性思维的结果?他默许接受苏沐秋的侵入,在不经意之间把苏沐秋当成必不可少甚至是自己生命灵魂的一部分。
  所以才会在下意识的思考中将苏沐秋变为习惯,永远不可能改掉。

  哈哈。叶修在心里嘲笑自己的矫情,同时觉得自己该睡了。

  没了苏沐秋,自己可能真的不知道怎么过下去吧?叶修有些迷迷糊糊的想。

  嗯,心情不好的粗滥产物,估计以后会大改,而且写的偏题了,因为和很久之前的一个写在本上的伞修短篇场景相似,并不想过多进行环境和心里描写刻画,写的非常非常烂,这是不久之后的黑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