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紫吋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ò ∀ ó。)

终究是梦一场。三分别离四分惆怅,余有颦蘋,表过繁枝,几分笑了听谁唱。

【伞修】惯性

   *小片段
   *ooc
   *自我放飞,文风不正
   *从来没有存稿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我
   *手残手机打字排版伤不起
   *心情不好的粗滥产物,不可细究

    人的思维都有一个惯性。
    就好比你写字写着写着突然忘记这个词语中的另一个字怎么写或者下一句诗是什么,你会无意识让思维处在一个比较轻松的状态,稍稍放空自己,依靠着记忆的惯性,读出写出你想写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你会不自觉的感到一丝恐慌并加速这个浅层思考的过程——你害怕你仔细思考后弄丢答案,害怕稍一绷紧神经后变得模糊的你不想忘记的感觉和记忆,所以你下意识去诱发你的瞬间的思维的记忆惯性却不想仔细回味这个不太糟糕的感觉。
 
  自欺欺人。叶修有些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并不是太想去思考为什么半夜失眠,想到这么个东西。
  他和苏沐秋睡的是苏沐秋的单人床——叶修抢占了原本属于苏沐秋放置杂物的地方,现在睡在单人床外侧,床边架放的木板被支起,床侧比里面高处几公分,所以不用担心睡着睡着掉下去,反而会不自觉向里滚去。
 
  现在是夏初,稍稍带些柔意的凉风从一掌宽的窗缝飘入,今天晚上并没有月亮,屋子里黑漆漆,小床却因为临近安着透明玻璃的大窗而比周围明亮些许,叶修和熟睡的苏沐秋肌肤相贴,整个人好似趴在苏沐秋怀里——床上地方小,一翻身就会这样。

  苏沐秋。

  叶修被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包围,并没有感到不适,他微微仰头,看着这个相识快一年的好友,虽然只能看到下巴,但叶修可以在脑海中清晰的勾画出好友清秀的面容。
 
  苏沐秋。

  叶修被睡梦中的苏沐秋无意识揽住,他感觉到他暗恋的好友胸腔中有力的跳动,叶修轻轻动了动,缓缓在别人怀中闭上了眼。

  满脑子都是苏沐秋,现在。而平时无论做什么,脑海中也仿佛永远充斥着苏沐秋的痕迹与气息,缭绕不散。在某一次翻看沐橙课本时,小女孩夹在书中的一张纸上写着『众里寻他千百度』,叶修看着眼熟,脑海中下意识滑出的画面是不久前苏沐秋在停电的黑黑的屋子门口给了刚刚接回沐橙的叶修一个微笑的画面。
 
  噗,他突然有些不想去考虑原句子。

  哎。叶修垂下眼睑,感到有些心慌。
  苏沐秋入侵了他的人生,他在思考任何事时都会闪过苏沐秋或他们相处的片段,叶修觉得自己可能得了不轻的病。这也是惯性思维的结果?他默许接受苏沐秋的侵入,在不经意之间把苏沐秋当成必不可少甚至是自己生命灵魂的一部分。
  所以才会在下意识的思考中将苏沐秋变为习惯,永远不可能改掉。

  哈哈。叶修在心里嘲笑自己的矫情,同时觉得自己该睡了。

  没了苏沐秋,自己可能真的不知道怎么过下去吧?叶修有些迷迷糊糊的想。

  嗯,心情不好的粗滥产物,估计以后会大改,而且写的偏题了,因为和很久之前的一个写在本上的伞修短篇场景相似,并不想过多进行环境和心里描写刻画,写的非常非常烂,这是不久之后的黑历史。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