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下回头一只猫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ò ∀ ó。)

终究是梦一场。三分别离四分惆怅,余有颦蘋,表过繁枝,几分笑了听谁唱。

【冰九】再世为渣(九)

w保留

脑热随便写写:

沈清秋微微错愕,他今夜无眠借着月色随便走走,等停下来的时候,居然到了柴房仓库这一带,突然想起洛冰河就住在这,想到今天打定的主意,已经不想在拖延,便随口颐指气使的试探性喊了一声。

三更半夜的,不做他会回应的打算,倒是没想他话音刚落,洛冰河就推开门出来了。

借着月色,有些惊到的沈清秋看到朝他跑来的小畜生居然是一脸泫然欲泣看到救命稻草的表情。不知是不是一直以来的后怕,在洛冰河跑的越来越近恨不得抓着他的时候,沈九僵着身子连连后退叫住了他,与他拉开了距离,终得一片自由似的缓了口气。

“为何没睡?”

沈清秋有些怀疑这家伙三更半夜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洛冰河不敢说自己梦到了什么,看着师尊对他如避蛇蝎,有些委屈,跪了下来:“今夜风冷,刚被夜风吹醒,想着师尊的教诲,故而醒着。”

沈清秋仔细的看着只穿了一件打着补丁里衣的洛冰河,想起已是深秋,自己不是没睡过柴房,这时候是有些阴冷,而况管事的明帆顺了他的意,也不会及时给备受他冷落的洛冰河什么御寒的补给。

看着他表情还算真诚,回答也没漏洞,随后多疑的沈清秋也不做多讲,直奔主题。

“我会兑现承诺,会让你得到百战峰柳清歌认可。”沈清秋从怀里掏出一本心法,丢到洛冰河面前:“但是你只有半年时间。”

柳清歌这次如果活着不出半年将会出关,出关之后,让洛冰河逮着他过个几招,不信那家伙不跑来要这小畜生。

沈清秋这算盘打的如意,筹备起来需要点心力,既不能被人看到,又得短时间提高他修为。

洛冰河看着面前的书册,似乎不懂他师尊的意思,抬头问:“师尊,这是为何?”

他没记错的话,柳清歌不是嫌弃他根基不稳不打算收他了么,而且他现在也不是特别想离开清静峰。

“从今天起,你就按着这本心法练,我也会过来提点一二。”
洛冰河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师尊亲自提点?!!!

沈清秋不想看他诧异的脸。

毕竟是自己人渣无药可医浪费了这小畜生两年时光,现在的洛冰河根本就是从零开始,如果要让柳清歌不再像昨天那么嘴贱埋汰,不是说基础练好就行,至少得让这小杂种能在自以为是的家伙手里过个十招二十招,最好能让柳清歌哭着求着他来要人,才能泄他心中之恨。

想着柴房的潮湿与窗户的破烂风口,为保证这小畜生修行半年能够速成的身体状态,还有自己不想被人发现还每天晚上跑这么大老远的吹风,沈清秋想了想,再加了一句:“明天你搬到内院来吧。”

洛冰河暗中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差点以为自己的还在做梦,师尊不仅给了他新的功法,说要亲自提点,而且还要他搬去内院!!!

刚才还沉浸在被人遗忘的苦痛中,甚至一直恨着师尊眼里没有他,现在他居然能让他师尊如此对待,另眼相看。

“谢师尊,弟子今天真的太……太高兴了,不知……不知该如何报答……”洛冰河激动的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言语。
如何报答?

哼,不就削为人彘么?

沈清秋低头看着拜谢的洛冰河,暗自嘲笑,不知道是笑自己还是笑他。

以后什么东西都入不了你眼,所有人或物皆被你所掌控或玩弄。现在一点小恩小惠就让你如同一条狗的摇尾,谁不知道你今后是作何打算?你现在的卑微苟且,摇尾乞怜,随着清静峰的焚灭,苍穹山派的没落,最后不会在你呼风唤雨称霸两界的历史里留下任何痕迹。

“我说了,你只有半年,等柳清歌出关,他收不收你就是你的本事,那时候清静峰也没多余的地方供着你。”

“弟子定当勤学苦练,不付师尊厚望!!!”

洛冰河听到这话只当是他师尊对他的激励,他现在,被他师尊如此看中,说什么也不会离开清静峰,离开他师尊了。

他抬起头,沈清秋也正看着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听到他的回答后,便冷哼一声。

“最好不过。”

于是,洛冰河第二天便搬入了内院,明帆似乎被敲打,那天之后,外院弟子砍柴挑水洗衣等粗活重新做了安排,他再也没接手过这些打杂的事情。

他练着新的功法,融合着内院早课所学,感觉进入了新的修行境界,隔三差五还被师尊单独叫进竹舍检查所学,偶尔提点两句,基础修行日进千里。

换了居住环境,除了修行练功,不再被打发去做其他事情耽误时间的洛冰河不过三个月已经将沈清秋给的心法学成。现在他总不时的被沈清秋单独召见,内院弟子包括明帆对他现在飞升的待遇又羡慕又嫉恨着,但是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今天的洛冰河有些清闲,路过竹舍的时候,看着穹顶峰的人又送来一些信件书牒,就知道他师尊今天可能没时间验收他的所学成果了。

有些小失落,也有些担忧,想起上次沈清秋招他来演练,他师尊像往常一样批阅翻看着穹顶峰送来的信笺,偶尔抬头看他两眼,他还没比划到一半,师尊就累的伏案而睡了。

于是他停了手里的木剑,现在院子里看师尊睡着的模样许久,一阵寒风吹过,他立刻反应过来,暗骂自己僭越无理,怕师尊着凉,轻手轻脚的进屋想去给师尊披上滑落的锦毯,不想他一只脚刚踏入竹舍屋内,修雅“叮”的一声从墙上脱开,朝他刺来。

好在他立刻又把腿退出去,剑止住,又折回鞘重挂到墙上。
“未经我允许,不得入屋里一步,后果自负。”

原来是这个意思。

师尊还是不喜欢他。

洛冰河想了想,所有心法已经融会贯通全部提前完成,觉着今日清闲,他觉得是该为师尊表表心意。

当他提着食盒带着自己的小点心进了竹舍,他家师尊果不其然又在里屋帮岳掌门处理事物。

“谁叫你来的?今日我不得闲。”

沈清秋对洛冰河的到来一直很敏感,那小鬼刚进了院子,他就将手里的活停下来。

他走出屋,看着紧张望着他的小鬼,有些后悔。

这小鬼天赋真的太好了,不过三个月就能将清静峰的入门功法修炼的炉火纯青,丝毫不差,当年他都日夜不休的集中所有时间精力都用了将近一年!!!

呵呵,毕竟是主角!!!

“前段时间师尊着凉,听宁师姐说您没什么胃口,所以特地给师尊做了一些吃食换换口味。”

洛冰河小心翼翼的捧上食盒,目光亮晶晶的,期盼着沈清秋接过。

小鬼的笑脸跟往常一样,可是今天尤为可憎。
明明是讨好的说辞,可是沈清秋听到这话尤为刺耳。

“哦?”
心底的嫉恨又开始在作祟了,他假意的接过,打开看了一眼,似乎有盘点心有些眼熟……

“都是你做的?上次岳掌门过来的那天小点也是你做的?”
 
“是的,师尊可还喜欢?”

洛冰河一脸天真无邪。

听到回答的沈清秋顿觉脾胃翻滚,酸水上涌着有种想呕吐的欲望,随后他猛的扔开了食盒——

粥汤点心撒了一地,散发着诱人的食物清香,但是全然没了方才的卖相……

洛冰河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惊怕的跪了下来。

“小杂种,闲得慌?这么有时间那以后的柴火还是归你砍了!让你修练不修练,给脸不要脸!”

一想到他居然吃了这畜生做的东西,沈清秋恶心极了,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染了风寒的嗓子略嘶哑的歇斯底里吐出几个字。

由于太过激动,随后喘不上气抬手捂嘴的一阵猛咳。

洛冰河顿觉大事不妙,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似乎又要回到原点,看着沈清秋现在带着病脸色苍白又咳得摇摇欲坠的身体,洛冰河没来由的有些心疼,师尊为了担心他的修行居然气成这样!

“师尊,是弟子不对,以为心法短时间学有所成就有所松怠,弟子不该浪费时间在这种事上,请师尊责罚,万万不要气到了自己的身体!”

人渣沈清秋集中所有的精气神自动筛选只听到了“短时间学有所成”,不知是嫉妒对方的天赋还是恶心对方的讨好,想着那天吃的点心,再看着这张脸,一口凌霄血差点没喷出来!

“……滚!!!”


————————tbc
加更

冰哥其实蛮自恋的,九妹也是自找

本想趁着鸡血期二十章内结束,似乎超纲了,希望不会坑,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