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紫吋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ò ∀ ó。)

终究是梦一场。三分别离四分惆怅,余有颦蘋,表过繁枝,几分笑了听谁唱。

段子(?)

  
    其实从来都没有什么‘从头来过’‘重新开始’,他想。

    因为你仍然要活下去,过下去,沿着以往或嫁接的轨迹,在这条路上也只是只能在这条路上,慢慢前行。

    从不回头。

评论

热度(1)